保险这档子事儿

最近终于把保险这档子事儿算基本搞明白了,包括男性的同龄身故保障成本是女性的2倍这样有趣的数据也获得了不少,在此做个笔记。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本文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。

因为做保险的人太多了,大部分网路话语都被保险代理人占领了,而且,名人大V里有很多也看上这一块肥肉,为避免得罪人,偶有真正分析的,也只是点到为止,说不清楚。简单的事情复杂化,是保险人最爱干的事情。没耐心的可以直接看结尾。

从利润来分析,就很容易了,一个公式:

( 保费 – 利润 ) * ( 1 + 结算利率 ) = 保障成本 + 现金价值

如果是消费型的,结算利率为0,现金价值为0,那么公式简化为:

保费 – 利润 = 保障成本

基本的利润为,统计差和息差。统计差一般来源于行业协会的经验表,现行的都是2003年的,当时尚有利润,现在随着生活水平提高,在同一个年龄上身故率下降了,利润应当也在提高。息差,就是保险公司投资利润,和结算利率之间的差额。

那么问题就简单了,超额的利润,优质客户自然无所谓,一般客户就不应承担了:

  1. 初始费用,保单管理费。第一年提取保费的50%(等于亏损50%),第二年提取25%,第三年15%,然后每年是5%,此外还有每年1%的保单管理费,这些钱是直接消失掉了,大部分进了代理人的口袋,导致账户在十年内都是亏损的。有一些香港保险,比例比这还要高,真是极其骇人。大部分的代理人,包括香港保险代理人,就是为了将上述提取佣金比例(或更高)的保单卖给你,而在努力的工作着,至于保障部分,对他们而言根本不重要,精算根本就是多余;
  2. 设计拒赔,一开始就挖好坑,晴天送伞,雨天收伞,最容易的就是标准体陷阱。保险公司不提供自证标准体的途径,也就是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是健康身体,没有患过除感冒的任何其他疾病。生病后,保险公司开始找理由说你不是标准体。这是很搞笑的事,你去饭店吃饭,一般给你一条鱼看一眼,然后就做来吃,吃完了你说这不是我点那条鱼,不付钱?

关于第1个,俗话说,只要提成高,什么保险都能卖出去。主要的手法:

  1. 将初始费用当作保障成本。利用朋友之间的信任,对亲人的爱,尤其是父母对小孩。我在很长时间内都没有注意到初始费用如此之巨大,而且永久沉没,因为相信朋友,不会货比三家,误以为这部分钱也是保障成本,其实全部是利润。有的代理人推荐给小孩买终身寿险叠加重疾险,一年存5000,不但因为巨额初始成本导致十年内账户无法平衡,孩子成年之后,由于账户资金少,利息越来越低,连保障成本都未必能覆盖。给婴儿买终身寿险,这是有损阴德的!爱的越深,你应该为所爱的人支出更多的保障成本,而不是给不相关的人贡献利润。
  2. 80年100倍的演示。在6%的复利演示下,100万在80年后就是1亿,香港保险代理人尤其喜爱这一套,很多老板一拍脑袋就买了,每年10万美元,这些优质客户自然无所谓。有些一般客户,每年1万美元,前几年初始费用扣的一塌糊涂,到第五年估计现金价值不超过3万美元,十几年无法回本,80年后有可能变成100万美元吗?美元资产的利率长期低于人民币资产,国内结算只有5%不到,香港保险业从哪里长期实现6%?理财型保险的收益只可能接近或略高于普通的定存,国债,不可能上天。
  3. 强制储蓄。我倒是很认可,但记住,这不是一下提取那么多利润的理由。
  4. 分红,生存奖励金。你每年交1万,缴款后可以立即提取20%生存奖励金,各种眼花缭乱的发钱,爽死了有没有。冷静一想,拿你的钱,来奖励你,呵呵
  5. 保身价,收入的20%要投入保险。我也很认可,这也不是每年提取大额利润的理由。每年好几万的保费,如果有一天不景气,无法续保,有可能造成弃保无保障。拿出收入的5%购买消费型的,一年不过千元,或者一次性消费的,有钱就多买,可能是更好的选择。
  6. 保单不被追债。部分正确,可这也不是拿走高提成的理由!此外,必须是合法收入,一般得提前三年购买。试想,一个毒贩突然把2亿资产买了保险,然后这2亿就合法了吗?企业经营者突然把所有现金买了保险然后恶意破产,能免于追债吗?
  7. 香港保险是美元资产。还是那句话,就是火星资产,也不是提取50%的理由。
  8. 保单贷款去消费或者投资。我不建议普通家庭这么操作,本来是配置的保险,你贷款出来去买高风险的理财赚取息差,失去了当初配置的意义。取出现金价值直接买高风险理财赚全部利润不是更好?
  9. 保单贷款比退保强。有些代理人说,不要退保,做保单贷款,到期不还,更合适。保单贷款可以拿出现金价值的80%,且要支付贷款利息,到期不还,保单作为抵押品作废;退保是立刻拿到全部现金价值。一来一去,亏损高达25%。我就不明白怎么就更合适了?喝掉最后一口血才罢休吗?

一生的保险规划:

  1. 0-55岁,消费型重疾险,消费型意外险,高收益零费用万能险,社保;
  2. 36-55岁,补充一部分低初始费用的定期寿险或者终身寿险;
  3. 54-55岁,补充一次性大额终身寿险,因为过了55岁不能买寿险了,也很难是标准体;
  4. 55岁后,社保,只有社保是一生的陪伴,只有共产党心里装着老百姓;
  5. 再次强调,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放弃社保的医疗保险,或者省市医保的大额医保。

买保险只要看,保障什么,初始费用是多少,近期结算利率是多少,最低保证利率是多少。

关于退保的铁律:55岁之前,高初始费用的寿险,只要续保初始费高,退保就是对的。退保不要影响心情,不要影响朋友关系,应该高高兴兴脱离苦海。

应该退保的产品,任何时候退保都是对的,沉没成本永远拿不回来的!犹豫不决,亏的更多!把保险当作一个理财账户,只要能找到替代品,及时了断时不必痛心疾首。要记住你获得保障是由保障成本来决定的,而不是你交的保费!续保,除了扣掉更多的沉没成本,没有任何好处。代理人会说,退保后保障没有了呀。其实,退保后可以换低初始费用的保险,相比续保,保障成本的支出是一样的,保障也不中断。

关于保险是否有用:还是那句话,当然有用。有大量有用的,优质的保险产品供一般客户去选择。我很赞成优质客户去买那些产品,能创造GDP和就业,但不赞成拿走普通客户50%保费,这是对穷人的打劫。难听的话就不多说了,不富裕的家庭就不要去买优质客户的产品了。

最后附上高提成保险的理财账户演示表,不考虑保障成本的真实收益,在第10年才能保本,在第20年才和银行利息持平,看看最右侧骇人的收益率数字,试问这样的负收益理财产品你会买吗?打包成保险,你就会了。

高提成保险的收益表

高提成保险的收益表

虚实之争真是怪

中国经济为何会有虚实之争?真是怪事。董明珠在CCTV2的节目里,最后说了一句,你还是中国人吗?我差点饭都要喷出来。正常来说,这是虚到极致的表现,可是,表现出来是强大到极致,反收购只是一句话的事儿,稀奇不稀奇?

反互联网,反金融,更是稀奇。互联网无非是钱来的太快,让传统行业眼红,可是互联网也可以是工具啊,产品过硬,有互联网反而可以卖的更好。互联网也是一种科技模式,MASK不是造了火箭上天了吗?这不算实体经济?

我们的伟大祖国,与发达经济体的差别在哪里?是制造业落后吗?显然不是的,我们的中低端制造业已经登峰造极,产能超过了地球人的需要,而高端制造,比如计算机和掌上设备的芯片,比如挖掘机里面的核心部件,比如空调系统的核心部件,哪一个能做出来呢?如果中国不转向消费和服务,持续扩大内需,继续扩张低端制造业,在国际上半卖半送,这是中国人应该做的吗?

消费和服务为什么就没有人提呢?天天制造来制造去,最后没有地方卖了,而消费和服务是生生不息的。现在的中产阶级,手里有钱不知道怎么消费,没有好的国货产品,只好出去买,只好去外国度假,他们都不爱国吗?体育产业,文化娱乐产业,也没有制造业那么受关注,可是与发达国家比,占GPD比重实在太低了,有很大空间,明明应该大力发展,这些难道都是虚的吗?

金融难道不是产业吗?恰恰相反,金融是皇冠上的明珠。格力不让国内资本收购,人家外资通过深港通分散账户加杠杆一样收购你,对不对?欧美人每天上几个小时班,可劲花钱,随时度假,普通工人家家住大HOUSE开好车,是因为什么呢?瑞士开几家银行就够全国人民吃香喝辣了,全世界都在给华尔街打工,没有金融世界就完了,做好了金融是国富民强。

制造业当然重要,可是百花齐放不好么?有人在工厂上班,就有人在家开网店。我们不能只听制造业的领袖讲话,他们当然希望政策倾斜于制造业,更低的税费,更便宜的劳工,可对于整个国家而言,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不是大部分人祖祖辈辈做廉价劳工,当然是每天打打球,听听歌,吹吹牛,吃吃喝喝的那一天来临,才算伟大复兴了。

高科技企业在国内都无法融资,最后都是外国把控,反过来垄断了中国的命脉,他们都傻,非要投资虚的东西么?

再读《圣经》(一)

微信或微博的朋友圈,最爱看的是各种晒,晒创业/晒娃/晒美食/衣服/旅行/趣文/开心/不开心,因为既然是朋友,也就不必藏着掖着,而朋友圈扩大到一定程度后,深度好文/必读鸡汤/重大政策就多了,然后各种杂货店就上来了,朋友圈就完蛋了。几百字的鸡汤如何能指导人生?莫不如读一读《圣经》,在这个星球上,没有一本经典可以做到如此广泛的教化和知行合一。即便不加任何解读,这些故事也渗透人心,在一代一代传递着信/望/爱。

四福音书中,我最爱读的就是《路加福音》,这哥们是个医生,写的东西比较倾向于纪实和靠谱。邻居和好撒玛利亚人:

《路加福音》10:25-37:有一个律法师起来试探耶稣说:“夫子,我该作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?”耶稣对他说:“律法上写的是什么?你念的是怎样呢?”他回答说:“你要尽心、尽性、尽力、尽意爱主你的 神;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。”耶稣说:“你回答的是。你这样行,就必得永生。”那人要显明自己有理,就对耶稣说:“谁是我的邻舍呢?”耶稣回答说:“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,落在强盗手中。他们剥去他的衣裳,把他打个半死,就丢下他走了。偶然有一个祭司从这条路下来,看见他,就从那边过去了。又有一个利未人来到这地方,看见他,也照样从那边过去了。惟有一个撒玛利亚人行路来到那里,看见他,就动了慈心,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,包裹好了,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,带到店里去照应他。第二天,拿出二钱银子来交给店主说:‘你且照应他,此外所费用的,我回来必还你。’你想,这三个人哪一个是落在强盗手中的邻舍呢?”他说:“是怜悯他的。”耶稣说:“你去照样行吧!”

在朋友圈转发素不相识的人的救助信息,诚然,这是好事。可如果能关爱下自己身边的人,社区里需要帮助的人,本市里需要关爱的人,就像好撒玛利亚人一样实实在在的帮助身边的邻居,岂不更好?

路边的老人不敢扶,也不能完全说成是人口素质问题,而是法制不健全。在欧美国家很多地方都有《好撒玛利亚人法》,上海市也开始实施类似的地方法条——路人如果帮助需要救治者,将不对发生的可能后果负责。

谁是我们的邻居?中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市场,各路资本绞杀之地,以经济建设为纲(全民向钱看)的典范,人们是否可以抽点时间,回答一下这个问题。

建筑师负责制

住建部终于搞建筑师负责制了!参照欧美日的体系,鼓励合伙人制度,让建筑师(以及结构/机电工程师等,下文的建筑师均包含)可以在投入不大的情况下,直接建立小型企业,不再需要庞大的机构才能执业,类似于一名执业医师就可以开诊所。

房屋的首要是防震防风防火,保障生命,然后才是其他,这也是建筑师需要捍卫的底线。可惜的是,在保命配置上,规范是最低标准,但从开发商角度,往往作为最高标准,减少投入,宁可在景观和样板房上多投入都可以——在客户最直观的地方,这没有错。

08年汶川大地震,我参与了部分灾后评估研究工作,可以说大部分按新规范设计的建筑经受住了考验,而楼梯间的破坏程度是超出预期的——早在那之前,在老总工的坚持下,我们在这些部位就加强设计,但根本得不到业主的理解。不到一年,公众对于地震的恐慌过去了,也没有人再关心房屋的结构工程,好在,规范得到了提升和修订。

从业主方反过来看,大部分专业人士根本就不配,或者说根本没用心。从平面布置上,扫一眼就知道,布局不是最优,也不经济。看细一些,图纸漏洞百出,从建筑/结构/机电各个专业图纸来看,能搞懂抗震/消防/人防的人真的不多,大部分人是机械的软件操作工,而根本没有理解规范,更不要说了解规范背后的事。同时,有一些业主方的建筑师也未必明白多少。因为历史原因,需要大干快上,国内的图纸深度,照比欧美日不在一个级别上。

在整个项目周期内,图纸只是一小部分,漫长的建造周期是更大的考验。强大的总承包可以吃掉大部分图纸问题,但是操蛋的总承包自身难保,如果再有不合理的分拆,问题更多。在工期压力面前,管理问题会被进一步的放大,国内的诸多事故就是由于赶工期来的。在有一些企业,业主方管理人员质量意识淡薄,以想办法验收为最高标准,而根本没有踏踏实实的做质量管控,验收通过后,消防系统根本不打算运转,令人可怖。大品牌,在这方面还是做得要好的多。

回到住建部新规,推出容易,如何落实?建筑师是否有能力负起责任?权力如何通过法律来保障?

建筑师是否有能力,只要正常招标,认真筛选,是可以控制的,但是否允许建筑师作为设计总承包,自行委托工程顾问及其他顾问,很难说,这种模式很少见,只在少数大型公建采用。对于现场工程,要行使与责任对等的权力,也是很难。经历过港资项目,完全贯彻建筑师负责制,建筑师团队里是有人精通工程建造的,让停工整改是必须服从的,业主信任顾问,不轻易否决顾问,从香港法条上讲,也无权否决建筑师意见。

住建部新规,没有扩展建筑师责权,也就是说,工程责任还是在施工总承包身上,建筑师保证图纸正确就可以了,恐怕很难去行使其他权力。甚至,新规会不会导致更多小型设计团体出现,进一步让设计费下滑,陷入新一轮的恶性竞争和循环呢?毕竟,大家向钱看,顾不得专业人士的尊严了。我盼望,不要发生这样的状况,建筑师可以做的更好;也盼望,五到十年内,所有的建筑交付使用时,是合格的,通过验收的,各项功能都能运转的;当然,保障了生命,漂亮优雅,舒适好用,人性自然,就更好了,这是更加久远的事了。

读《心外传奇》

今天读了李清晨的《心外传奇》。

看了几乎所有优质医疗剧,心外是最帅的,代表作《医龙》(日),产科是最暖的,代表作《产科医生》,没有之一。一个是挽回生命,一个是创造生命,而即便无神论者也会认同,生命是个奇迹。心外要做的总是游走在生死之间,电视剧里总是成功拯救生命,而现实世界里,会有人救不回来。

人类历史上,从蒙昧到掌握知识,是非常不容易的,当下的人,是躺在前人的遗产上的。无法想象,在没有疫苗,青霉素,外科手术的古代乃至近代,普通平民根本没有生活质量可言,王公贵族生病也不过是多活几天而已。穿越回古代的话,最可能的是很快就因病挂掉了,熬不到拜相封王那一天!

心外手术的死亡率,是从曾经的99.9%起步的。曾经被外科祖师爷排斥,认为没有手术可能,偶尔有个别医生遇到极端案例,缝合心包成功,后来,终于有了低温手术的方法,几分钟内解决问题。在电视上看到心外医生的缝合速度,很是惊人,但是从书中了解,这并不是个案,在早期手不够快病人就死了。

心外手术效果立竿见影,拯救蓝婴,术后马上可以看到嘴唇泛红,心脏的重要可见一斑。人体的强大,超乎想象,一些先天心脏病,通过简单的缝合,随着小孩的发育,就会自己长好;有一些手术,心跳停止,靠体外循环来支持,手术后,血液回到人体,心跳恢复,多么神奇!以前看电视,就在想,体外循环(人工心肺)怎么搞出来的。想过会很难,没想到有这么多坎坷。

体外循环的研究进程,真是惊天地泣鬼神,前仆后继的医生,被无情的打击,想想看,做一台死一台是什么心情,再强大的心理素质恐怕也受不了,有一些甚至一生都没有再拿起手术刀。最让人震撼的是,竟然曾经有“交叉循环”这种体外循环方法,脑洞大开。那个时代的仪器,大概是无法精确控制压力和确保加氧,将父子的大动脉用导管相连,用父亲的心脏作为循环泵的替代,用父亲的肺来给血加氧,保证孩子的心脏停跳后体外循环——顶住了记者们200%死亡率的压力,这样的手术竟然成功了!有的孩子父母都无法匹配,靠志愿者进行交叉循环,现在很多人连献血都未必会做,要躺在手术台上,冒生命危险,开大动脉做人体仪器,这是怎样的人道主义精神!有的小孩术后死亡了,父母同意解剖寻找真正死因,这就是贵族气质。

AED这种小型设备,在大型马拉松赛事是必不可少,在地铁站等公共建筑也常见,可在当年,心脏的生物电机制,是偶然被发现的。微型心脏起搏器,已广泛应用,在当年,这玩意和冰箱一样大。现在微创手术已经很平常,在当年,只有一个疯狂的医学生敢把管子插到自己心脏还拍个X光!

再说一次,今天能舒舒服服的活着,因为我们站在无数先贤的肩膀上。不单是心脏外科手术,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,所有的一切都是这样。扔到荒岛上,我们与野人无异。

感恩,感谢生命,感谢医生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