努力面前的

最近自己的情绪不太好,心里急切的想要实现目标,事情却周而复始,不得前进,使不出武艺,难受的紧。可能影响到一些年轻的朋友,也跟着发牢骚,讲到了复杂的人际关系,人和人之间的争斗。其实,只要努力做好面的事,那些自然而言就与你无关了。

我的过往习惯是,几乎不去了解各种关系和八卦,而一心扑在手头的工作上。

坏处是,无法成为一个八面玲珑的人,无法随大流或者站队攀升,也总是在事情发生了很久,才从确切的消息中获得,哦,还有这种事儿啊。很多可能在公司里每天都在流传的,哪怕是与我有关的负面的,几乎都不知道,人来人往,日复一日,还是在做手头的工作。

好处是,一切都简单了,若干年后,攒下了一堆工作经验和真可以做事的朋友,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儿从来不是工作和生活的主菜,不知道也记不住谁害了谁,也不用费尽心机去钻营。

工作上的真理就是,人永远喜欢跟能干事的人合作,老板永远喜欢雇佣能干事的人。

所有的工作关系都是基于两点:

1)对于目标的认同,即愿意和我一同实现目标;

2)对于人的认同,不论是认为可交,或是有趣,或是诚实可信。

关于这些,两千年前,伟大的作家保罗就已经在《圣经》腓立比书 3章13-14节写道:弟兄们,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,我只有一件事,就是忘记背后,努力面前的,向着标竿直跑,要得 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。

虚实之争真是怪

中国经济为何会有虚实之争?真是怪事。董明珠在CCTV2的节目里,最后说了一句,你还是中国人吗?我差点饭都要喷出来。正常来说,这是虚到极致的表现,可是,表现出来是强大到极致,反收购只是一句话的事儿,稀奇不稀奇?

反互联网,反金融,更是稀奇。互联网无非是钱来的太快,让传统行业眼红,可是互联网也可以是工具啊,产品过硬,有互联网反而可以卖的更好。互联网也是一种科技模式,MASK不是造了火箭上天了吗?这不算实体经济?

我们的伟大祖国,与发达经济体的差别在哪里?是制造业落后吗?显然不是的,我们的中低端制造业已经登峰造极,产能超过了地球人的需要,而高端制造,比如计算机和掌上设备的芯片,比如挖掘机里面的核心部件,比如空调系统的核心部件,哪一个能做出来呢?如果中国不转向消费和服务,持续扩大内需,继续扩张低端制造业,在国际上半卖半送,这是中国人应该做的吗?

消费和服务为什么就没有人提呢?天天制造来制造去,最后没有地方卖了,而消费和服务是生生不息的。现在的中产阶级,手里有钱不知道怎么消费,没有好的国货产品,只好出去买,只好去外国度假,他们都不爱国吗?体育产业,文化娱乐产业,也没有制造业那么受关注,可是与发达国家比,占GPD比重实在太低了,有很大空间,明明应该大力发展,这些难道都是虚的吗?

金融难道不是产业吗?恰恰相反,金融是皇冠上的明珠。格力不让国内资本收购,人家外资通过深港通分散账户加杠杆一样收购你,对不对?欧美人每天上几个小时班,可劲花钱,随时度假,普通工人家家住大HOUSE开好车,是因为什么呢?瑞士开几家银行就够全国人民吃香喝辣了,全世界都在给华尔街打工,没有金融世界就完了,做好了金融是国富民强。

制造业当然重要,可是百花齐放不好么?有人在工厂上班,就有人在家开网店。我们不能只听制造业的领袖讲话,他们当然希望政策倾斜于制造业,更低的税费,更便宜的劳工,可对于整个国家而言,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不是大部分人祖祖辈辈做廉价劳工,当然是每天打打球,听听歌,吹吹牛,吃吃喝喝的那一天来临,才算伟大复兴了。

高科技企业在国内都无法融资,最后都是外国把控,反过来垄断了中国的命脉,他们都傻,非要投资虚的东西么?

再读《圣经》(一)

微信或微博的朋友圈,最爱看的是各种晒,晒创业/晒娃/晒美食/衣服/旅行/趣文/开心/不开心,因为既然是朋友,也就不必藏着掖着,而朋友圈扩大到一定程度后,深度好文/必读鸡汤/重大政策就多了,然后各种杂货店就上来了,朋友圈就完蛋了。几百字的鸡汤如何能指导人生?莫不如读一读《圣经》,在这个星球上,没有一本经典可以做到如此广泛的教化和知行合一。即便不加任何解读,这些故事也渗透人心,在一代一代传递着信/望/爱。

四福音书中,我最爱读的就是《路加福音》,这哥们是个医生,写的东西比较倾向于纪实和靠谱。邻居和好撒玛利亚人:

《路加福音》10:25-37:有一个律法师起来试探耶稣说:“夫子,我该作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?”耶稣对他说:“律法上写的是什么?你念的是怎样呢?”他回答说:“你要尽心、尽性、尽力、尽意爱主你的 神;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。”耶稣说:“你回答的是。你这样行,就必得永生。”那人要显明自己有理,就对耶稣说:“谁是我的邻舍呢?”耶稣回答说:“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,落在强盗手中。他们剥去他的衣裳,把他打个半死,就丢下他走了。偶然有一个祭司从这条路下来,看见他,就从那边过去了。又有一个利未人来到这地方,看见他,也照样从那边过去了。惟有一个撒玛利亚人行路来到那里,看见他,就动了慈心,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,包裹好了,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,带到店里去照应他。第二天,拿出二钱银子来交给店主说:‘你且照应他,此外所费用的,我回来必还你。’你想,这三个人哪一个是落在强盗手中的邻舍呢?”他说:“是怜悯他的。”耶稣说:“你去照样行吧!”

在朋友圈转发素不相识的人的救助信息,诚然,这是好事。可如果能关爱下自己身边的人,社区里需要帮助的人,本市里需要关爱的人,就像好撒玛利亚人一样实实在在的帮助身边的邻居,岂不更好?

路边的老人不敢扶,也不能完全说成是人口素质问题,而是法制不健全。在欧美国家很多地方都有《好撒玛利亚人法》,上海市也开始实施类似的地方法条——路人如果帮助需要救治者,将不对发生的可能后果负责。

谁是我们的邻居?中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市场,各路资本绞杀之地,以经济建设为纲(全民向钱看)的典范,人们是否可以抽点时间,回答一下这个问题。

建筑师负责制

住建部终于搞建筑师负责制了!参照欧美日的体系,鼓励合伙人制度,让建筑师(以及结构/机电工程师等,下文的建筑师均包含)可以在投入不大的情况下,直接建立小型企业,不再需要庞大的机构才能执业,类似于一名执业医师就可以开诊所。

房屋的首要是防震防风防火,保障生命,然后才是其他,这也是建筑师需要捍卫的底线。可惜的是,在保命配置上,规范是最低标准,但从开发商角度,往往作为最高标准,减少投入,宁可在景观和样板房上多投入都可以——在客户最直观的地方,这没有错。

08年汶川大地震,我参与了部分灾后评估研究工作,可以说大部分按新规范设计的建筑经受住了考验,而楼梯间的破坏程度是超出预期的——早在那之前,在老总工的坚持下,我们在这些部位就加强设计,但根本得不到业主的理解。不到一年,公众对于地震的恐慌过去了,也没有人再关心房屋的结构工程,好在,规范得到了提升和修订。

从业主方反过来看,大部分专业人士根本就不配,或者说根本没用心。从平面布置上,扫一眼就知道,布局不是最优,也不经济。看细一些,图纸漏洞百出,从建筑/结构/机电各个专业图纸来看,能搞懂抗震/消防/人防的人真的不多,大部分人是机械的软件操作工,而根本没有理解规范,更不要说了解规范背后的事。同时,有一些业主方的建筑师也未必明白多少。因为历史原因,需要大干快上,国内的图纸深度,照比欧美日不在一个级别上。

在整个项目周期内,图纸只是一小部分,漫长的建造周期是更大的考验。强大的总承包可以吃掉大部分图纸问题,但是操蛋的总承包自身难保,如果再有不合理的分拆,问题更多。在工期压力面前,管理问题会被进一步的放大,国内的诸多事故就是由于赶工期来的。在有一些企业,业主方管理人员质量意识淡薄,以想办法验收为最高标准,而根本没有踏踏实实的做质量管控,验收通过后,消防系统根本不打算运转,令人可怖。大品牌,在这方面还是做得要好的多。

回到住建部新规,推出容易,如何落实?建筑师是否有能力负起责任?权力如何通过法律来保障?

建筑师是否有能力,只要正常招标,认真筛选,是可以控制的,但是否允许建筑师作为设计总承包,自行委托工程顾问及其他顾问,很难说,这种模式很少见,只在少数大型公建采用。对于现场工程,要行使与责任对等的权力,也是很难。经历过港资项目,完全贯彻建筑师负责制,建筑师团队里是有人精通工程建造的,让停工整改是必须服从的,业主信任顾问,不轻易否决顾问,从香港法条上讲,也无权否决建筑师意见。

住建部新规,没有扩展建筑师责权,也就是说,工程责任还是在施工总承包身上,建筑师保证图纸正确就可以了,恐怕很难去行使其他权力。甚至,新规会不会导致更多小型设计团体出现,进一步让设计费下滑,陷入新一轮的恶性竞争和循环呢?毕竟,大家向钱看,顾不得专业人士的尊严了。我盼望,不要发生这样的状况,建筑师可以做的更好;也盼望,五到十年内,所有的建筑交付使用时,是合格的,通过验收的,各项功能都能运转的;当然,保障了生命,漂亮优雅,舒适好用,人性自然,就更好了,这是更加久远的事了。